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旗下:淄博刑事辯護律師網
咨詢熱線:0533-8999998
| | | | | |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杰盟動態
成功案例
律師說法
新法速遞
 

成功案例詳細頁面

位置: 首頁 > 成功案例

成某貪污罪、受賄罪案

來源:本站 作者:zhang 發布:2016-12-19 修改:2016-12-19

隸屬:成功案例 點擊:1865

                                                  成某貪污罪、受賄罪案

                                

                                  梁立營

 

一、案情簡介

被告人成某,歷任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山東有限公司淄博分公司(以下簡稱移動公司淄博分公司)網絡部傳輸中心傳輸維護管理員、傳輸班班長。

2012年1月至2014年6月,與為移動公司淄博分公司進行移動線路網絡維護的淄博天九通訊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天九公司)副經理被告人鄧某,通過虛報線路維護工程量的手段,取得移動公司淄博分公司工程款,后鄧某送給成某66000元的現金,成某留下36000元,返還鄧某30000元。

2010年春節,天九公司經理焦某送給成某一張2000元的銀行卡,2012年春節,天九公司副總鄧某送給成某現金2000元。2013年8月,軍通公司的張成某3萬元現金,中秋節張成某2000元購物卡,因為成某負責監督軍通公司的線路維護工作,并給軍通公司的維護工作打分,打分的高低直接影響軍通公司從淄博移動公司拿到代理維護費的多少。

對此,檢察機關指控:

被告人成某2012年1月至2014年6月,利用職務上的便利,與淄博天九通訊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天九公司)副經理被告人鄧某共謀,通過虛報線路維護工程量的手段,以取得工程款名義騙取移動公司淄博分公司公款共計162679元,非法占為己有。

被告人成某2012年1月至2014年1月,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收受成都軍通通信股份有限公司山東分公司(以下簡稱成都軍通公司)淄博辦事處負責人張體國3萬元現金及2000元購物卡,收受天九公司總經理焦某2000元銀行卡、副經理鄧某2000元購物卡,為軍通公司、天九公司謀取利益。

二、承辦過程

20148月,從偵查階段開始,本所接受被告人親屬之委托,指派梁立營律師承辦該案、擔任被告人成某的辯護人。

在依據所內管理規則辦理相關接案手續后,承辦律師前往看守所會見被告人。在征得被告人同意,由梁立營律師擔任其辯護人后,承辦律師就相關案情與被告人進行了交談。經過幾次會見,承辦律師產生以下疑問

(1)被告人成某的身份問題:被告人成某任職的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山東分公司淄博分公司性質到底是國有企業還是有限責任公司?被告人成某是不是代表國有單位從事公務的高管人員或被委派到非國有單位從事監督管理國有資產人員?

(2)被告人成某虛報線路維護工程量問題被告人成某作為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山東有限公司淄博分公司(以下簡稱移動公司淄博分公司)網絡部傳輸中心傳輸班班長有沒有權利虛報增加或減少代維量?

(3)被告人成某貪污數額問題:如果成某有虛報線路維護工程量,那么虛增后騙取騙取移動公司淄博分公司公款的數額是不是檢方指控的162679元?

隨后,承辦律師及時查閱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山東有限公司淄博分公司工商登記信息,查明該公司系外商投資企業法人獨資的有限責任公司分公司,注冊資金200萬元,股東類型為外商投資企業,股東為淄博移動通信有限公司,股東認繳出資日期為2000年12月29日,之前股東類型為外國(地區)企業,股東為中國移動通信(BVI)有限公司,從以上工商登記來看,成某所在單位性質屬于非國有單位,成某所履行的職務便利不是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便利,不具備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受賄罪的主體資格。

為查明被告人成某能否增加或減少代維量問題,承辦律師多次到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山東有限公司淄博分公司了解移動公司線路建設交維流程,后查明,移動公司線路建設交維總流程是:設計、施工、驗收、交維、審計決算等五步驟。線路光纜的數量都是客觀存在的,有竣工驗收證明,有審計公司的審計,有省市兩級移動公司的網絡統計數據,所以,移動公司交維的總量是明確具體的,被告人成某作為班組長如果虛報增加或減少代維量會被移動公司審計或審核出來。

既然成某沒有權利增加或減少代維量,那么檢察機關指控的成某通過虛報線路維護工程量,騙取移動公司淄博分公司公款162679元是沒有依據與基礎的。

基于案件偵查階段的調查,在審查起訴階段,承辦律師及時到檢察機關閱卷,對本案的全部案卷資料進行研究分析,比對相關證人證言、書證材料及另一被告人鄧某的供述,發現對于維護總量、單價,被告人鄧某的供述與其他證人證言矛盾重重,不能合理排除,而被告人成某在2014年8月17日供述維護總量、單價都是一定的,不能變的,后來說的虛增顯然與此供述矛盾,其所說的虛增應該是應付鄧某的托詞。

承辦律師圍繞上述問題,對相關事實進行深入調查,并以此為基礎對相關法律問題展開論證,提出辯護意見。

一審期間,圍繞被告人成某的身份問題,辯護人提交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山東有限公司淄博分公司工商登記信息,用于證實該公司企業類型為有限責任公司分公司(外商投資企業法人獨資),被告人成某非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身份,一審法院最終采納了承辦律師關于被告人的行為不構成貪污罪的辯護意見,對貪污罪的指控不予采信,認定成某行為構成職務侵占罪。

圍繞被告人成某虛報線路維護工程量問題,辯護人提交移動公司淄博分公司網絡部關于淄博移動線路建設交維流程的說明,用于證實淄博移動公司交維總流程是明確具體的,被告人成某不存在虛構增加代維量的基礎。一審法院最終沒有采信檢方指控被告人成某虛構代維量、騙取代維費162679元的事實,最終認定被告人成某職務侵占金額為66000元。

三、辯護詞重點內容節選

(一)一審辯護詞中關于受賄罪的辯護意見輯要

被告人成某不構成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其主體、身份和利用的職權均依托淄博移動公司網絡部傳輸中心傳輸班班長職務,其行為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理由如下:

1、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山東有限公司淄博分公司系外商投資企業法人獨資的有限責任公司分公司,注冊資金200萬,股東類型為外商投資企業,股東為淄博移動通信有限公司,股東認繳出資日期為2000年12月29日,之前股東類型為外國(地區)企業,股東為中國移動通信(BVI)有限公司,從以上工商登記來看,成某所在單位性質屬于非國有單位,成某所履行的職務便利不是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便利,不構成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

2、根據2003年、2005年、2007年最高法和最高檢相應的批復和司法解釋,對國家工作人員以及《刑法》93條準國家工作人員進行了界定,成某不是代表國有單位從事公務的高管人員,也不是被委派到非國有單位從事監督管理國有資產從事公務的人員,成某的行為顯然屬于商業賄賂行為,屬于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有工商登記信息一組為證,事實上在2011年9月份,根據集團公司統一部署,為理順股權關系,將外國法人獨資變更為外國投資企業法人獨資,但無論如何變更股權,都沒有任何證據證實移動公司具有國有股份或國有資本,更談不上屬于國有控股或國有獨資、全民所有制企業。

(二)一審辯護詞中關于貪污罪的辯護意見輯要

被告人成某不構成貪污罪,也不構成職務侵占罪。

檢方指控第一筆成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和天九公司鄧某通過虛報線路維護工程量的手段以取得工程款的名義,騙取移動公司淄博分公司162679元,與事實不符,于法無據,理由如下:

1、通過辯方舉證,移動公司線路建設交維總流程是:設計、施工、驗收 、交維、審計決算等五步驟。線路光纜的數量都是客觀存在的,有竣工驗收證明,有審計公司的審計,有省市兩級移動公司的網絡統計數據,成某作為班組長不可能虛報增加或減少代維量,增加代維量移動公司也能夠審計或審核下來,減少代維量中標單位中建三局也不會同意。

2、中建三局是通過與省移動公司投標中標,簽訂合同確定的代維量,并附有代維的明細,還有竣工驗收證明,因為竣工驗收合格后才能交代維,同時給代維工作提供維護參考,這些數字成某都沒有任何的參與權和決定權,譬如說中建三局于2012年1月1日與山東移動公司簽訂了合同,合同中明確約定了代維量3800多公里光纜,在2012年1月13日成某發給鄧某的表格中也表明了是3800多公里,那么3800多公里是先確定后由成某查閱的,成某不可能虛增。

3、中建三局所承攬的淄川、張店、沂源、博山四區縣的代維標的又分包給了天九公司,天九公司無非分包的是勞務而不是具體的光纜建設工程,光纜工程每公里造價少則5000元至6000元,多則上萬元,包括其他輔助工程造價更高,那么如果虛增七八百公里的話,少則500多萬,多則上千萬,那么虛出來的這些工程移動公司就沒有任何覺察嗎?移動公司都有數據化的、科學化的管理,他不可能會虛增出這么大的工程量,他們承攬的區縣工程量是固定的,試問檢方你們指控的虛增工程是哪個區縣?那一段工程?

4、根據辯方提供的關于淄博移動公司線路建設交維流程的說明,能夠證實中建三局所承攬的代維量是準確無誤的,現在指控的貪污一事受害單位到現在為止都不知情,都不知道怎么貪污的,那么檢方指控成了海市蜃樓,無源之水,無本之木,毫無客觀依據。

5、事實上對于這筆成某收受的鄧某的36000元好處,辯護人認為屬于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行為,鄧某的供述與其他證人矛盾重重,不能合理排除,鄧某提到找成某協商的時間是在2012年底,那么這期間工程量從2012年1月份沒有達到變動,只是在2012年9月份一次微調,這也是新增工程的結果,沒有新增工程單位不會調整工程量,而證人焦某證明是在2011年底,鄧某除了供述2012年9月份還供述過2012年底,而成某供述的時間是在2012年底,時間顯然都不準確,有矛盾。在2014年8月17日成某供述能夠證實維護總量、單價都是一定的,不能變的,后來說的虛增顯然與此供述有矛盾他所說的虛增無非是一種應付鄧某的托詞而已。

6、被告人成某收受36000元的事實自始至終非常穩定,如果按鄧某的說法,拿出虛增款50%給成某的話,需給成某10萬元左右,那么成某為什么在收到好處費之后又退給鄧某款項呢?說明鄧某所說不屬實,不管是鄧某以什么理由取得天九的工程款,成某不知情,也與成某無關,成某無非是收到了賄賂款36000元,顯然不構成貪污或職務侵占共犯。

四、承辦過程

貪污罪不予認定,認定為職務侵占罪;侵占金額162679元不予認定,認定為66000元;受賄罪不予認定,認定為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

五、簡要點評

職務犯罪向來受到輿論及社會大眾的廣泛關注,巨大的輿情壓力下,檢察機關對于案件的偵辦格外謹慎、認真,致使案件可能存在的辯護空間格外逼仄。盡管如此,承辦律師在辦理本案過程中,嚴格遵守律師職業道德和執業紀律,通過對案件事實資料的研讀分析,對案件客觀事實的不斷挖掘,憑借自身的刑法理論素養,綜合運用刑法知識中的幾大重點內容,梳理案件脈絡,尋找案件突破口,為被告人爭取了更為公正公平的法律對待和罪責相適應的刑法評價。

一是,關于對犯罪構成理論的運用。

每一個犯罪都有其具體構成要件;任何行為只有符合某種犯罪的具體構成要件,才能成立該罪。在貪污罪的辯護過程中,承辦律師以被告人身份不適格為辯點,如: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山東有限公司淄博分公司工商登記信息顯示,該公司企業類型為有限責任公司分公司(外商投資企業法人獨資),被告人成某不是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被告人缺乏構成貪污罪的主體要件,進而打破犯罪構成的基本要素鏈,使得貪污罪無法被認定。

二是,關于對刑事訴訟證據理論的運用。

刑事訴訟法第195條對認定被告人有罪的證明標準作出了規定,即“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所謂犯罪事實清楚,是指構成犯罪的各種事實情節,或者定罪量刑所依據的各種事實情節,都必須是清楚的、真實的。證據確實充分則應當滿足:定罪量刑的事實都有證據證明;據以定案的證據均經法定程序查證屬實;綜合全案證據,對所認定事實已排除合理懷疑。在貪污罪辯護過程中,承辦律師運用刑事訴訟的證明標準,通過分析、對比各類證據,指出案件的幾個關鍵事實處于真偽不明的狀態,如檢方指控被告人成某通過虛報線路維護工程量的手段,以取得工程款的名義騙取移動公司淄博分公司公款共計162679元,缺乏相關證據證明,公訴方證據的證明力不強,為被告人爭取訴訟證明中的疑點利益。

綜上所述,在現今嚴厲打擊職務犯罪的社會背景和輿論壓力之下,承辦律師以法律為準繩,以事實為根據,盡職調查、充分論證,最終獲得了僅以輕罪且涉案數額大幅減少進行定罪量刑的辯護效果,發揮了律師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維護法律正確實施的重要作用。

                      

                       

 

 

上一個新聞:2017年全國性

下一個新聞:本周六淄博仲裁委

 
友情鏈接: 淄博律師網 淄博律師事務所 山東淄博律師網 淄博刑事訴法網 淄博刑事辯護律師網
山東杰盟律師事務所 @ 版權所有 淄博律師事務所,淄博最有名律師事務所,淄博刑事辯護律師
電話:0533-8999998 傳真: 0533-3155973 郵箱:[email protected] 郵編:255000 地址:淄博市張店區華光路62號風景華庭商務樓13層
在線客服

微信公眾賬號
男生赚钱的直播平台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今天 今日股票大盘走势 陕西快乐10分最大遗漏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 二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浙江6+1开奖时间 世界主要的股票指数 江西11选5走势图200期 广东十一选五技巧规律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